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    首页    资讯    经济    生活    图片    视频    专题    招商项目    市州县区动态    商会协会动态  
您当前的位置 :每日甘肃 > 商会频道 正文
商海搏浪

清明

来源:  作者: 丁小军   2015-04-08 09:50  编辑: 王一然


  清明,在我记忆当中除了祭奠先烈,更为充溢的是踏青的成分。然而,由于慈母的辞世,却使我对如期而至的清明,体会到其中沉甸甸的份量。

  母亲去世将近百天,而我始终沉浸在深深的悲痛之中。每每想记叙点关于母亲的文字时,总要纠结良久,因为,我不怕触动心灵里面最脆弱的那一面,让这美好的阳春里遮盖出一面阴影。“清明时节雨纷纷,路上行人欲断魂”,诚然,勾起对母亲的思念最好不过清明。

  母亲是去年查出来患胰腺癌的,当时已到晚期。我根本不敢相信这是真的。为了确诊,我带着母亲走遍了兰州大医院,但结果都是一致的。母亲一辈子没得过大病,这个突如其来确切消息,我脑子一下懵了,感到万般无助。在治疗的期间,我们都隐瞒着真相,没敢告诉她老人家,生怕她受不了这样的打击,病情加重。在回家休养的那段时日,看到母亲的疼痛难忍,我们作儿女的只能背过身抹眼泪。母亲知道自己的病情时,格外的镇定,但,我知道,母亲多么希望能够很好的活下来。为了多给敬一点孝心,我还是城乡村间不停的奔走,在救赎与现实的无奈之间,母亲一天天的消瘦下去了,任凭泪水洗面,也不忍心多看她一眼。

  回想起来,不知道自己是如何经受那段炼狱般的日子。病魔无情,最终母亲还是走了。而我的脑海里,时时浮现着母亲日常的音容笑貌,还有临终眼角的泪滴……。

  在母亲去世的日日夜夜里,我始终认为母亲没有离我而去,一直还相伴着儿女们。

  我生长在农村,那个年代并不富裕,生产队留给农民吃的粮食难以维持一年,很多人饿着肚子干活。听母亲说,生下我的时候,家里吃不好,她没奶水,就挨家挨户的跟其他有孩子的母亲要奶吃。后来,外婆给了一头奶羊,母亲用羊奶喂养我渐渐长大。

  母亲不识字,却深谙为人处世的道理。从小对我们教诲甚严,儿女有做的不对的地方,就当面说教,不听话了,也少不了要挨打。母亲干活利落,有时,还赶着牲口犁地、堆麦垛,在农村这都属男人的活计。母亲干活利索,记得小时候家里来了客人,客人说要走,母亲总是留下客人,让吃了饭再走。一锅烟的功夫,可口的饭菜就端上桌了。母亲用了半年的时间,给我绣了毛主席诗词“沁园春”巨幅十字绣,现象就挂在我的客厅里,没料到,这成了她老人家的绝版。每每看见它,就会想起母亲。母亲不甘贫困,总是起早贪黑,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。正因为母亲的辛勤劳作,家里被母亲打理的干净整洁、非常温馨,生活也才得益改善。我常想,绝对是身体透支太多,为病埋下了祸根。母亲享年六十三岁,正是享福的时候,却离我而去。

  树欲静而风不止,子欲养而亲不待。三个月了,每每想起母亲,总会黯然泪下,这痛,无论是日、是夜、还是在梦中!

   自母亲去世后,我再也没有一点办法和渠道,可以获取母亲的消息。父亲天天早晚,都要去母亲的坟茔前自言自语,很久才肯回屋。看得出来,母亲的走对父亲的打击。虽然,母亲在世时也与父亲常有磕磕绊绊的事,而那种相濡以沫的情感是无法割舍的。

  如期而至的清明,我能做的只有到母亲坟前再填几锹新土。

  落英缤纷,如泪黯然而下,这个春天带给我的,只是多了些许伤感。

相关新闻